天台后司街-网聚天台游子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查看: 4089|回复: 12

川西自驾游流水(一)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6-11-19 14:32:0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走过了川西,才知道青城山是古代汉文化在中国西部的最后一道屏障。尽管因了道教的缘由,神仙福地,天上人间,浓墨重彩的画廊,足以吸引东来的信徒和游客,而一旦过了山那边,风气迥异,道教乃至汉传佛教如泥牛入海,杳无讯息,触目皆是剌嘛寺和绕山绕水绕经塔的藏族朝圣者。造物主分明也有偏颇,山之东的沃野平壤与山之西的深沟穷谷适成鲜明对照,由此造成的资源条件悬殊,也正是导致古代民族纷争和冲突的经济根源。
当年杜甫客居成都,曾有诗曰:“锦江春色来天地,玉垒浮云变古今。北极朝廷终不改,西山寇盗莫相侵。”真实地反映了其时当地民族关系纠结的大体状况。所谓“西山寇盗”,即指川西一带以吐蕃为主的少数民族部落。
令老杜想象不到的是,千年之后,川西竟成了国内旅游的一片热土!他当然也不会知道,其实近在咫尺,翻过青城山,一路西去,有多少奇妙的景致奇特的人事可以摄入他的诗笔,若有那样一番经历,他的“诗史”将平添多少流光异彩!
现代旅游业,是化解人类族群隔阂及文明野蛮对立同时又泯灭文化差异乃至文化本身的利器。我无法预见更为深远的历史趋势,我只看到高高山顶云卷云舒,来去无碍,始终以它超然物外的姿态漠视着滚滚红尘和自然生命的年轮。

青城山的道观,道是始建于晋唐,其实大都是清代遗物,故结构多细密精巧,但似不如武当、崆峒的阳刚大气。
IMG_5139.JPG


老君阁在青城山顶峰
IMG_5157.JPG

在草丛中拣拾栗子的道士,寻寻觅觅,心无旁鹜,道士的一辈子大概就是如此打发的。
IMG_5148.JPG

青城云海
IMG_5158.JPG


真武大帝在道教中的地位很高哦,武当山、齐云山都有,据说是明永乐皇帝的化身
IMG_5164.JPG

青城天下幽
IMG_5134.JPG
这孩子天真!
IMG_5178.JPG

 楼主| 发表于 2016-11-26 09:21:31 | 显示全部楼层


川西自驾游(二) [color=#999999 !important][color=rgb(153, 153, 153) !important][复制链接]
沉钟



13
主题
95
帖子
1992
积分

积分1992
电梯直达[url=][/url]
楼主
发表于 6 天前 | 只看该作者 |只看大图


10·10若尔盖
天上飞来一只仙鹤,驻落在无垠的草原。她扇动翅膀,化作一座寺庙。寺庙招来一群群牧人,聚集起了牛群马群羊群,以及蒙古包。因为先有庙再有城,有庙便无需城的围栏,这城与草原息息相通,丝丝相联,由形兼神并无区隔。直到有一天,一种外在力量介入,才有了两条纵横的街,有了商店、路灯和汽车。--这就是若尔盖。是我迄今所见唯一还没有交通红绿灯的县城。
若尔盖县城背靠达扎寺,假如除去近些年才建的新城,这县城本无所谓城,只是寺庙的附属和延伸。老城的规模,大概就是寺庙门前分布的一片低矮的藏民居宅。旧格局一经打破,城市的疯长或将迅速湮没昔日的文物痕迹。好在达扎寺也在扩建,寺庙将与城市共同成长,交相辉趣。
而在我眼里,这城市好就好在小,只是茫茫草原上的一朵草花。一出城便是络绎不绝的牧民的帐篷和畜群,如蓝天下飘浮的云彩,让人还能依稀感觉到那只仙鹤舞动的倩影……

我们走的是川西大环线。出都江堰沿岷江而上至松潘,与去九寨沟走的是同一路线。由川主寺分道,折向西去,一路美景扑面而来。


[size=0.83em]IMG_5204.JPG (113.38 KB, 下载次数: 0)
下载附件  [url=]保存到相册[/url]
[color=rgb(153, 153, 153) !important]6 天前 上传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6-11-26 09:23:53 | 显示全部楼层
沉钟 发表于 2016-11-26 09:21
赤城侍者积分1992
[/td][/tr]
[/table]



川西游(二)图片 [color=#999999 !important][color=rgb(153, 153, 153) !important][复制链接]
沉钟



13
主题
96
帖子
1994
积分

积分1994
电梯直达[url=][/url]
楼主
发表于 6 天前 | 只看该作者 |只看大图




到若尔盖,郎木寺必去,离县城130公里。郎木寺分属四川和甘肃,郎木寺镇则已归甘南。


刚从寺庙放学的小喇嘛。不让照相,掩脸。笔者无礼了。


郎木寺旁有峡谷,奇在周围尽是高寒草甸,截然另一世界而深藏不露。


若尔盖最值得看的是黄河第一湾。“九曲黄河万里沙,浪淘风簸自天涯。”而黄河第一湾却是出奇的平静且清澈,恰如仙女飘带  


草原上的牦牛群


热恋中的马(河曲马,杜甫赞为“竹枝双耳俊,风如四蹄轻”)
[size=0.83em]IMG_5292.JPG (145.11 KB, 下载次数: 0)
下载附件  [url=]保存到相册[/url]
[color=rgb(153, 153, 153) !important]6 天前 上传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6-11-26 09:26:22 | 显示全部楼层
沉钟 发表于 2016-11-26 09:23
赤城侍者积分1994
[/td][/tr]
[/table]



川西自驾游流水(三) [color=#999999 !important][color=rgb(153, 153, 153) !important][复制链接]
沉钟



13
主题
97
帖子
1996
积分

积分1996
电梯直达[url=][/url]
楼主
发表于 4 天前 | 只看该作者 |只看大图


你们去色达,是旅游还是朝圣?
马尔康宾馆的那位藏族姑娘问我。她穿着时尚,脸蛋白皙,起初我还以为她是汉族。
我说看风景为主,同时感受一下那里的宗教氛围。
她告我,现在汉人信藏教的也多起来了,有些大学生也在色达修行。并建议我们可以去看看那里的天葬。我说天葬有点可怕哦,心下还真的犯起了嘀咕。她说天葬其实是很神圣的,会让你知道人生是怎么回事。藏人死后做的最后一件好事,就是把自己的身体献给秃鹫,让秃鹫不再去吃别的小生灵。我问她读了书长了知识会不会冲击信仰?她说不会的,信仰对我们藏人来说,是出生时就从娘胎里带来的。
可是,信仰,对我却是一个切实的考验。我去色达,如许多游客一样,只是出于好奇,只是因为自己没有信仰。
不过,当我站立在五明佛学院山顶的那座转经塔前,俯视着四周山野里层层叠叠密密麻麻莾莾苍苍一直延伸到天际的小红屋,与蓝天白云雪峰一起凝结为静止的宇宙时空,那一瞬间,我忽然感觉到了自己的渺小,渺小到就是空气中的一丝微尘,一颗心居然变得从未有过的柔软、细腻,对身边那些跚跚来去的喇嘛和觉姆(尼姑)不敢掉以任何轻浮和亵慢的念头,而唯有景仰和自惭。甚至脚下的步履都变得格外谨慎、迟疑,生怕惊动了这一方人间仅存的净土和秘境……
对于要不要去看天葬的问题,昨晚整整纠结了一夜,竟至于失眠通宵。临到现场,遇到当地观光车司机一声招呼,便率意而去,原以为一个十分严重而复杂的问题,就如此轻而易举地解决了,原先抱有的猎奇心理也十分自然地转换为了一种平常心。
当然,我终究未能从色达带走信仰。我只是隐隐约约察觉,在这个世界,有一群人生来就是为别人而活着的,为别人思考,为别人赎罪,为别人的不信仰而信仰。他们从来到这世界之始就跳出了这世界,一尘不染,所以也没有我辈凡夫俗子的悲欢离合爱恨情仇,却时时刻刻孜孜不倦地为芸芸众生传递着喜乐平安。--我对他们只有仰视、远观,无法接近他们,更无从交流,却毫无责任心地把信仰的重任借故推卸给了他们。

那是一片红色的海洋,人说是信仰的乌托邦


修行者也爱美哦

这里的藏教是红教,修行者更多的似乎是觉姆即尼姑

山顶的转经塔。降央卓玛《那一天》:“那一世转山转水转佛塔,不为来世只为途中与你相见······”是为情困,还是为了找回迷失的信仰?哦,旅途中有一支歌伴你始终真好!伴我大西北之行的是云朵的《我的楼兰》,川西行最令我心驰神往的就是降央卓玛的《那一天》

看一眼天葬台

吃饱了的秃鹫
[size=0.83em]IMG_5358.JPG (98.65 KB, 下载次数: 0)
下载附件  [url=]保存到相册[/url]
[color=rgb(153, 153, 153) !important]4 天前 上传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6-11-26 09:30:16 | 显示全部楼层
沉钟 发表于 2016-11-26 09:23
赤城侍者积分1994
[/td][/tr]
[/table]

[tr][/tr]
[tr][/tr]
看过黄河第一湾,在若尔盖唐克镇宿一夜,次日早起,外面已是白雪茫茫。


去红原途中,有月亮湾,也是黄河支流,颇似“第一湾”


黄河与长江分水岭“查针梁子”,海拔4345米


这边已是长江水系,下游即大渡河。一路直到马尔康,都是深秋的彩林
[size=0.83em]IMG_5338.JPG (131.91 KB, 下载次数: 0)
下载附件  [url=]保存到相册[/url]
[color=rgb(153, 153, 153) !important]5 天前 上传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6-11-26 09:57:25 | 显示全部楼层

《海上西自驾游流水》(四):
在四姑娘山的谷底有一种树,叫“阿妈树”,母体根部枯死已经不知多少年,却以其贴地匍匐的枝干迸发出无数支新生命,“深根连枯杆,枯杆育新枝,把高尚的母爱体现得淋漓尽致。”(据指示牌说明)
其实,在四姑娘山下长达10公里的长坪沟溪谷两岸,这种生命现象触处可见。一边是蓊蓊郁郁的古柏翠林,一边是裸露枯槁却依然参天而立的死树;满眼是五颜六色的彩林,脚下便是青苔斑斑的朽木;更有许多类似阿妈树的品种,同一棵树上集合了鲜活与枯涩、生机勃勃和老态苍苍--这四姑娘山里的峰峦、土石、草树、溪流、水声、风吟,还有飞禽走兽种种生灵,整个地向游人传递着一曲生与死的恋歌。生与死,一对至爱的情人,那样的难分难解、不离不弃、相依相偎以至永远!
藏在大山深处的四姑娘山即“幺妹峰”(还有大姑娘二姑娘三姑娘若即若离,躲躲闪闪,羞于见人,难窥全貌。与四姐妹相对的左侧还有座雪山,当地人说是“外婆山”)是美丽生命的源泉。她飘洒的雪水化作涓涓细流和飞悬的云瀑,汇成碧玉般清澄的溪流,穿过草丛、林带,越过巉岩、乱石,或疾或徐,时隐时露,一路欢歌奔向山外。于是,整条沟、整座山都施施然欣欣然飘飘然活跃起来了,生命的种子如蒲公英四处飞舞、流淌,如诗如画如梦如幻的人间仙境油然而生!正是缘于生命之流的源源不绝,万物消歇、殒落乃至死亡的景象,在这里也显得同样斑烂多姿,生死齐一,生死无隔,悲欣交集而更多安乐和愉悦……
如哈达般纯洁亦如观音般祥和的四姑娘山本身也是个感情丰富的生命体哦!草木皆有佛性,若无性无思无感,何以成就其美丽?在这与世隔绝的大山深处,四姑娘山孑身独处亿万斯年,始终默默无言,唯与蓝天白云耳鬂厮磨,肌肤相亲,却与人类从无交流,想必她不会有任何尘世欲念的牵绊。可是,忽然有一天这山沟里就涌来了大队人马(哦,确有马队),一群又一群的不速之客,打破了万古尘封的宁静,瞬间撩开了姣好雪峰的面纱,她,是不是感到了惊愕,无奈?人类不能更不愿去了解她的感受,没人去细心体察她的心境并设想与她对话,只当她是观赏昵玩的对象,她,是不是更感到了羞愤?任身边人来人去,尘嚣翻腾,她不屑一顾,始终保持着一脸高傲和尊贵!
人性的最大弱点之一,就是贪生畏死,一辈子参不透生死关,愈富愈贵愈寿愈福者,对自身的生命愈是看重和眷恋,然而,对于他人以及异类的生命,却无不表现出极度的无视和冷血!看了四姑娘山,对人心会有所触动么?

四姑娘山(幺妹峰)
IMG_5418.JPG

阿妈树
IMG_5503.JPG


IMG_5426.JPG

溪水清清
IMG_5459.JPG


IMG_5435.JPG

山高瀑深
IMG_5445.JPG


IMG_5448.JPG

水上森林
IMG_5490.JPG

雪山是白云的恋人
IMG_5471.JPG

金字塔
IMG_5476.JPG

嘉嘟绒瀑布
IMG_5478.JPG

20公里往返木栈道
IMG_5496.JPG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6-11-29 21:12:18 | 显示全部楼层
川西自驾游流水之五:
嘉绒--藏族的支系,一个天鹅般美丽的名字。我们在丹巴的高山峡谷之间邂逅,那里有她风情万种的甲居藏寨,有他曾经铁骨铮铮的梭坡碉楼群。
据说嘉绒藏族是历史上吐蕃军队与当地土著融合而成的民族,而这支土蕃军队则是藏族原始四大姓氏扎氏的后代。其活动区域包括阿坝州和甘孜州境内岷江中上游和大渡河上游的大、小金川。而今我所看到的嘉绒藏族与汉人基本无异,也说汉语,不会藏话。区别只是信仰,不用说,嘉绒人信的是藏传佛教。旅途中随时可见一群群步行的朝圣者,那种虔诚和坚韧,不是汉人所能有的。
天下最美的藏寨是甲居藏寨。数百幢民宅依山就势,或群集,或散居,鳞次栉比,错落有致。其建筑特色为石墙平顶,屋顶阳台都有一座貌似皇冠的角楼(家碉),房体外墙多以白、褐、黑三色涂成条纹,绘以日、月、星辰和宗教图案,在绿树掩映之中,色彩尤为鲜明。当然,一个民族经受过商业化洗礼后悄然发生的变异也是明显的,古老的风俗正在褪去固有的淳朴,逐渐成为一种符号,一种摆设和装饰。
相对于那些存在了千百年依然高傲、粗犷、锋利而不可狎玩的古碉楼群,清新的嘉绒藏寨给人的感觉既有历史进步的快感,也有精神链条断裂的刺痛。不过,比起王朝政治的暴虐无道,商业驱动的自发和自为毕竟更接近人性。
面对那些碉楼,不能不说说200多年前发生在这附近的一幕,即乾隆皇帝“十全武功”之一的“大小金川之战”--
起因于当地土司之间的纠葛,从乾隆十一年至三十六年,先后两次,中央政府调集数万大军征伐,历时七年,耗帑七千余万两(差不多是全国一年的税赋哦),赐死败绩大臣四员,阵亡将士三万余,诛杀抗命苗番两万,而所平定之地,不过是川西北纵深二百余公里的一片深山荒野。敢与朝廷大军对阵的大小金川沿岸的藏民,区区不满三万人口,更何谈武器装备(大金河畔甲居藏寨的先民是否参与其中?待考。)。
对于这场战争,至今人言人殊:主流评价是乾隆帝为防备汉人中的明遗民联合藏、苗诸部反清复明,并阻止西藏与川西北藏族勾结对抗朝廷,是维护国家统一的盛举,战后对大小金川实行“改土归流”,促进了当地的封建化进程;另一种则直指乾隆好大喜功,小题大作,甚至“妄信满地黄金之说而艳之”,是一场“得不偿失”的战争。而战争给当地民众乃至整个嘉绒藏区带来的巨大灾难和痛苦呢?在历史的宏大叙事中,不着一墨,不置一词。那无数屈死的冤魂更不可能留下一点足迹和声音。
令我感觉亢奋的还是当年嘉绒藏族的战斗力,那些无言的碉楼似在默默指证。请看清廷官方文书中的记载:“大金川多年增碉筑垒,防守严密。……”“四十年七月,清军抵勒乌围。勒乌围碉坚垒厚,西临大河,南有转经楼,与北部官寨互为犄角,设木栅石卡,长里许,下可暗通,其东部山麓分层立碉,各设重兵把守。……”藏民的“碉楼战”竟迫使清军不得不采取“以碉逼碉、逐碉争夺”的战法与之相抗,一度竟建筑了数以千计的碉卡!
嘉绒族的土司和藏民最终失败了,也许族群中最血性的汉子都已丧生于那场战争,所以,作为战斗民族的嘉绒已不复存在。好在时代再不需要民风慓悍,而权力主宰更希望治下的子民变成温驯的羔羊。历史有其自身的逻辑,人作为个体和族群,试图保持与生俱来的野性,并选择合意的生存方式,注定是一场与现存秩序的殊死交战,失败的概率远大于成功。
历史的烟云已然消散。如今的藏寨和碉楼都已成为旅游景点。嘉绒,这只美丽的天鹅,谁能想到,她也曾是一只令中央王朝为之震颤的黑天鹅!

丹巴县的甲居藏寨
IMG_5509.JPG

IMG_5513.JPG

IMG_5521.JPG


IMG_5518.JPG

此地盛产梨枣
IMG_5522.JPG


梭坡碉楼群
IMG_5532.JPG


IMG_5535.JPG

平和的藏家
IMG_5519.JPG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6-12-5 10:40:22 | 显示全部楼层
川西自驾游流水之六 
你问我对稻城亚丁的印象,我想了许久仍找不到合适的词眼。这里的雪峰、草甸、海子、溪谷,还有深秋斑烂的彩林、林间出没的珍禽异兽,无不传递出令人心悸的美,美到了极致,美到了超越美的本身,成为对美的一种证明!
哦,是了,亚丁岂止是对美的证明,更是一种“情证”--她以一种至纯至诚的圣洁,为人类所有的美好感情作证,她是上天留给地球的最后的“信物”!
这个深秋,亚丁成了川西最火的景区。高原深谷间车流滚滚,无不直接冲着她而去。除了内地游客,还有大群港澳台的、日本的、欧美的,天南海北,不远千里万里,不顾长途跋涉的劳苦和“高反”,不会只是为了观赏美景吧,是否还有一种愿望,为了见证各自内心的一种期许、一种心念,为了求证、取证或印证一段天老地荒海枯石烂终生相托至死不渝的感情!
而亚丁足以担当起这一“见证人”的角色。首先当然归功于这里的三座神山--
仙乃日,这是观世音菩萨的化身哦,那样的慈祥、宽厚、恬静,时而还捎带点“美目盼兮,巧笑倩兮”的灵动,喜乐地迎接着八方游客的汹涌和喧哗。她身边有一座格外逼真的“金字塔”,据说是她的弟子白渡母,有同守护神。她身前有个碧玉般的珍珠海,本是神祇们洗心照面的天池,现在就任凭游客当成了梳妆饰容搔首弄姿的镜台。
央迈勇,被称之为文殊菩萨。但在男孩的眼里,她是少女,端庄娴静,冰清玉洁;在少女少妇的眼里,他是帅哥,卓然挺拔,英俊㴋洒。返程途中,沿着贡嘎河畔下行,我看到多少少男少女一边走,一边频频回头注目、凝望,充满无限的眷恋、爱慕,流露出一片类似情侣而胜似情侣的柔情蜜意!
还有那独处一隅稍显孤傲的夏诺多吉峰,意为金刚手菩萨,默默驻守着神界和人界交接的关隘,同样标志着尊严和崇高--一种对感情的呵护和证明。
这正是百年前那位英国人洛克发现的“香巴拉王国”,真正的“香格里拉之魂”!
鸟兽依恋着草木,草木依恋着山川,山川依恋着雪水和空气,雪水和空气依恋着蓝天和白云,蓝天白云依恋着天籁和神韵……而这一切,均围绕着三座神山舖演、展开,一切有根或无根的生命均从神山获得启示、汲取灵感、激活内心,万物彼此交融,沟通,共生共长,互为印证,转而又见证了人类的生生灭灭,见证了人群中日益变得稀缺从而也愈来愈显得弥足珍贵的感情……
山是一座佛,佛是一座山。圣洁的雪峰作证,每个人都将在这里经历一次灵魂的洗礼,让枯涩的情感涤去污垢,让心灵变得柔软、舒张,重返原始的生动和滋润。
一部最新上映的影片--《从你的全世界路过》,那群少男少女来到了亚丁,就是为了重新理解爱情、拯救爱情,“故事的开头总是这样,适逢其会,猝不及防。故事的结局总是这样,花开两朵,天各一方。”无论如何,在亚丁,在美丽的洛绒牛场,在那座璀灿的冲果寺,他们得其所愿,他们的爱情维度得到了庄严的证明,神与佛给出的证明将伴随他们终生。
我来亚丁无别意。这一路过来,寻寻觅觅,念兹在兹,只是为了逃避,为了破解心中的迷执。我始终纠结,这个世界缘何变得如此混沌?人之善恶,性之真伪,情之浓淡,品之高下,事之虚实,质之有无,似乎一切都已失去衡量的标准。言与行,是与非,物与我,身与影,表与里,明与暗,无不颠倒、乖戾而相互牴牾。但问世间情为何物,唯有长太息以掩涕。而当我抬头仰望仙乃日雪峰那一刻,我忽然如醍醐灌顶,身心有一种冰川融化似的释放感!方始发现我所纠结的那些东西原来是那么渺小、短暂而无意义。在永恒的神山面前,作为生命个体的我行将消逝,现存世界的秩序乃至所有的人,无论大人物小人物,方生方死,方兴方灭,要不多久也终将雨打风吹去。亚丁为证,“逝者如斯”,谁能留住时间的脚步?
--佛如是说。所以那些冥顽不化的浊物,是不该来亚丁这片雪域圣地的。就算他是世间炙手可热的权贵豪门,云车宝驾,钟鼓齐鸣,也会被瞬间化为金刚怒目的雪峰拒之于山门之外!

晨光中的仙乃日
IMG_5621.JPG

太阳来了,月亮还不走
IMG_5622.JPG

白渡母
IMG_5598.JPG

仙乃日下的珍珠海
IMG_5609.JPG

洛绒牛场背后的央迈勇雪峰,英国人洛克称之为“平生见过的最美的雪峰”
IMG_5627.JPG

雪峰深处
IMG_5643.JPG

洛绒牛场有野驴
IMG_5628.JPG

草甸
IMG_5633.JPG

贡嘎河里清澈的石子
IMG_5636.JPG

IMG_5581.JPG

回首央迈勇
IMG_5690.JPG

角山
IMG_5692.JPG

谁违禁进入了草甸
IMG_5664.JPG

冲果寺
IMG_5699.JPG

IMG_5592.JPG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天台后司街 ( 浙ICP备05034203号-1

GMT+8, 2017-11-22 10:08 , Processed in 0.254233 second(s), 32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Licensed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
新能源新闻网 教育新闻网